探討網際網路時代下的電子雜誌

來源₪₪:【雅志電刊電子雜誌製作/設計公司 | 更新₪₪:2019-01-05

網上搜索了下“網際網路”“電子雜誌”或者“紙媒”▩₪▩₪▩,馬鳴蕭蕭▩₪▩₪▩,都顯得智計百出₪₪:《網際網路時代的雜誌生存與發展及實踐》《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的出版策略探析――以某某某為例》《走出一條網際網路時代的發展之路》✘•☁。

網上搜索了下“網際網路”“電子雜誌”或者“紙媒”▩₪▩₪▩,馬鳴蕭蕭▩₪▩₪▩,都顯得智計百出₪₪:《網際網路時代的雜誌生存與發展及實踐》《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的出版策略探析――以某某某為例》《走出一條網際網路時代的發展之路》✘•☁。其間最精彩的有一句《網路碎片化背景下紙媒的整合優勢》被我順手借過來用作一個設計專案的名字▩₪▩₪▩,我很喜歡這個老中醫的腔調✘•☁。網上的藥方也都大抵不很高明▩₪▩₪▩,多是強調紙媒要更有內容▩₪▩₪▩,用現今市儈的修辭叫提高核心競爭力✘•☁。至於怎麼做更有內容₪│₪◕、做什麼內容▩₪▩₪▩,當然流於泛泛✘•☁。老中醫能說的也不過是加強運動▩₪▩₪▩,增強抵抗力▩₪▩₪▩,我當然也能說網際網路時代的雜誌設計▩₪▩₪▩,多喝點熱水就好了▩₪▩₪▩,完了該哪疼還是哪疼✘•☁。 

電子雜誌

這個題目的預設是面對網際網路▩₪▩₪▩,設計師好像有新的應對方法▩₪▩₪▩,叫革新▩₪▩₪▩,叫改變✘•☁。確實有這樣假積極的▩₪▩₪▩,擁抱現世▩₪▩₪▩,在我們這個行當裡叫互動設計₪│₪◕、多媒體₪│₪◕、UI₪│₪◕、UX₪│₪◕、UG▩₪▩₪▩,最近U到什麼了我都不太清楚✘•☁。他們的方法就是網際網路▩₪▩₪▩,良禽擇木而棲✘•☁。他們天天不知道要拍唬誰▩₪▩₪▩,滿大街的天使給他們ABCD輪▩₪▩₪▩,又是“使用者體驗”▩₪▩₪▩,又是“資訊架構”▩₪▩₪▩,終日飽食滿嘴的黑話✘•☁。剩下比較沒出息的平面設計▩₪▩₪▩,自我安慰的時候叫堅持傳統▩₪▩₪▩,還跟著紙媒屁股後面轉悠▩₪▩₪▩,還以為海報與書籍是終極媒介✘•☁。我們乾瞪眼之餘▩₪▩₪▩,只好自詡有文化▩₪▩₪▩,我們做書的時候先讀一遍▩₪▩₪▩,我們活兒慢▩₪▩₪▩,至於版面的比例▩₪▩₪▩,我們像個強迫症似的拿尺子比畫來比畫去▩₪▩₪▩,然後找甲方埋單✘•☁。所以紙媒問我有什麼新方法▩₪▩₪▩,我實在答不出來▩₪▩₪▩,有新方法的都不搭理紙媒了✘•☁。 

這個自然段顯得我們特別有怨氣▩₪▩₪▩,有出息的設計師看見了彆著急▩₪▩₪▩,沒衝你們▩₪▩₪▩,即便衝你們了也不打緊▩₪▩₪▩,世界是你們的▩₪▩₪▩,也是他們網際網路的▩₪▩₪▩,當然最終是資本家的✘•☁。平面設計師都不高興▩₪▩₪▩,沒法高興▩₪▩₪▩,出版社現在還是幾百塊錢的封面▩₪▩₪▩,咬牙真給做了▩₪▩₪▩,翻開來看內文都是一坨一坨的▩₪▩₪▩,說起來都是鼻涕✘•☁。德國gestalten出版社做過一本很有影響力的《FULLY BOOKED▩₪▩₪▩, INK ON PAPER》▩₪▩₪▩, 副標題很有時效性▩₪▩₪▩,叫“design & concept for new plublication”✘•☁。封面上是一段反諷的自嘲宣言▩₪▩₪▩,好像昭示了一種不可調和的矛盾₪₪:“ The internet is not dead. Digital will not disappear. Print will not kill the web .”(新技術的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文質彬彬▩₪▩₪▩,是一個推翻另一個的暴力行動✘•☁。) 

認真想一下▩₪▩₪▩,如果真像他們說的▩₪▩₪▩,設計存在某種推動力的話▩₪▩₪▩,問題其實不是網際網路更不是時代▩₪▩₪▩,而是我們在做設計嗎↟││☁✘?如果預設一個困難或者叫敵人▩₪▩₪▩,通常都是甲方嘴裡的“我們領導”“觀眾”“老闆”;在雜誌裡就是“怕我們廣告商通不過”✘•☁。設計每每遇到不可逆的意志▩₪▩₪▩,權力聊不起▩₪▩₪▩,那就說資本▩₪▩₪▩,雖然也可以歸結到權力上✘•☁。設計在一個專案的權力分配上微乎其微✘•☁。所以在中國提到平面設計▩₪▩₪▩,常常跑題✘•☁。原因不過是小題大做▩₪▩₪▩,不然又有誰理會呢↟││☁✘?怎麼設計↟││☁✘?設計什麼↟││☁✘?這樣的排比句還可以依次推到畫什麼₪│₪◕、怎麼畫▩₪▩₪▩,寫什麼₪│₪◕、怎麼寫▩₪▩₪▩,乃至做什麼₪│₪◕、怎麼做✘•☁。 

翻一翻日本的《WIRED》《WonderLand》《生活的記事本》▩₪▩₪▩,充滿了咄咄逼人的版面▩₪▩₪▩,設計師滿腔的個人意志和荷爾蒙▩₪▩₪▩,溼嗒嗒一整本雜誌✘•☁。20世紀的日本設計師們就在自己的創作手記裡抱怨日本字型遠不如西文漂亮▩₪▩₪▩,他們終日考慮的是如何嫁接西文的設計▩₪▩₪▩,怎麼更進一步建立自己的字型排印學▩₪▩₪▩,一個我們本應該也考慮▩₪▩₪▩,但是現階段看起來還是很奢侈▩₪▩₪▩,尚停留在學校₪│₪◕、講座和一些無可無不可的情景裡✘•☁。比起舊時代的舊方法▩₪▩₪▩,我們更關心新時代的新方法✘•☁。我們的爭論也從來不是一件事▩₪▩₪▩,雜誌說的生死交關是指廣告商以及銷售量▩₪▩₪▩,和設計得好壞或許有點一衣帶水的關係▩₪▩₪▩,聊深了就兩相生厭▩₪▩₪▩,牛頭馬嘴互相湊合著✘•☁。雜誌的設計又有誰關心呢↟││☁✘?設計能博到兩句輕飄飄的好▩₪▩₪▩,卻未必能打動廣告商▩₪▩₪▩,又怎麼談生論死✘•☁。更多的時候▩₪▩₪▩,平面設計好像可有可無₪│₪◕、不大重要▩₪▩₪▩,我們在這個市場裡妄談設計▩₪▩₪▩,我們得意₪│₪◕、重視的一些工作更像是自娛自樂▩₪▩₪▩,而公共領域充其量能對我們做的是寬容點和不深究▩₪▩₪▩,甚至大部分的設計是建立在這點被漠視的空間裡▩₪▩₪▩,素日裡的“前進一小步▩₪▩₪▩,文明一大步”“來也匆匆▩₪▩₪▩,去也沖沖”才是我們的城市景觀✘•☁。滿大街的“串”“足療”和“桂林米粉”▩₪▩₪▩,更不說紅布條上的行政標語▩₪▩₪▩,那樣暴力₪│₪◕、粗鄙和蠻橫▩₪▩₪▩,確實不需要什麼視覺設計✘•☁。 

我聽說在中國自嘲會有傻逼們當真▩₪▩₪▩,所以原先的打算▩₪▩₪▩,也是搜尋了幾個千金方▩₪▩₪▩,不疼不癢地告慰兩句✘•☁。哪曉得會碰上這麼眾志成城的時候▩₪▩₪▩,憐我紙媒▩₪▩₪▩,既苦繁多✘•☁。好在截稿的這一天▩₪▩₪▩,網上又有熱心人闢謠▩₪▩₪▩,《COLORS》這本以設計著稱的雜誌怎麼弄弄又不停刊了✘•☁。 

精品人成视频免费国产,xxxx99,97色伦图片,久久亚洲a片com人成